Phil Zimmermann 的正義

2013 年令筆者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套名為 ARGO 的電影。它改編自發生在 1979 年 11 月 4 日的一件真人真事,伊朗德黑蘭發生美國大使館被激進份子闖入並挾持美國人質,最後中情局專家 Tony Mendez 以拍攝電影為名,成功帶領6名人質逃出生天。從極權國家出走奔向自由,往往是最受觀眾歡迎的題材。然而在上世紀 90 年代,由 Phil Zimmermann 主導的逃出生天壯舉 PGPi Scanning Project ,卻甚少有人提及,原因是故事中的「極權國家」正是美國。20130726Phil-Zimmermann

上世紀 1990 年代,出現了多種可對郵件和文件加密的技術,其中一種便是到現在仍然被廣泛使用的 PGP (Pretty Good Privacy) 。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僱員 Edward Snowden 與英國衛報記者通訊時,使用的郵件加密技術正是PGP,可見即使到了今天,PGP依然是一種極為可靠的加密技術。今天 PGP 雖然可以合法地被自由使用,但在 1999 年時,美國曾經一度對 PGP 實施「技術禁運」,法律禁止將 PGP 輸出至美國以外的一部分國家,原因是美國方面認為 PGP 屬於「戰略物資」,有可能成為美國稱霸全球的絆腳石。

強權之下,有志願者就發起了名為 PGPi Scanning Project 的計畫,希望利用法律的漏洞,突破美國政府的封鎖,輸出在 1997 年發布的 PGP 國際版 PGP 5.0i 。當時的法律禁止以電子媒體輸出 PGP 、即不可以將 PGP 儲存在磁碟、光碟或硬碟上輸出美國,也不可以透過 Internet 在美國以外的地方公開。在想無可想之下,PGP 之父 Phil Zimmermann 把目光放在沒有受法律限制的印刷媒體。他將 PGP 5.0i 的程式碼,以文字形式印刷成書,最後印刷出一套共 12 冊的書、總頁數超過 6,000 頁,並成功將這 12 冊書籍帶離美國。

這 12 冊 PGP 5.0i 的書最後寄到歐洲,並由 70 名以上的志願者,用了超過 1,000 小時將書本掃瞄,再用 OCR 將圖片內容還原成文字,然後將這些程式碼重新編譯成 PGP 5.0i ,令 PGP 5.0i 成為第一個繞過美國法律限制、可合法地在美國以外使用的 PGP 版本。及後 PGP 5.0i 開發出多個後繼版本,全部均使用了相同的方法輸出美國國外。今天 PGP 已經成為業界加密技術的國際標準, Phil Zimmermann 也成為了 OpenPGP 聯盟的委員長。任何時代都需要有人站出來維護正義,但伸張正義往往要付出代價,Edward Snowden 事件正是最佳的寫照。畢竟在「正義」和「自由」的人生交叉點之間,有勇氣選擇前者的實在太少。

主筆
麥經倫
2013年8月

你可能有興趣的內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